莫墨漠

问题要从根源上解决10

        温若寒带冷惜青回到炎阳殿,正好碰上一个修士来求见温若寒,询问温若寒宴会仙门百家的事宜,冷惜青站在温若寒旁边,仔细打量眼前的修士,剑眉入鬓,面色严峻,像是从未笑过的样子。

        长得不错,身材也不错。冷惜青在心中暗暗赞道。

       “宿主,这个修士是温逐流。”

       “什么!!!”

        冷惜青皱眉,温若寒察觉到冷惜青的变化,虽有疑,但很高兴,比起刚才冷惜青看温逐流的表情,现在的更能让温若寒感到舒服。

       “宗主?”

        温逐流禀告后等待了一会儿,见温若寒一直没有回应,便抬头叫了温若寒一声,只见温若寒看着站在他身边的男子,那男子则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看着自己。温若寒很是疑惑,在他的记忆中,他并未见过上官墨影。真不知道他为何这样看着自己。温逐流很是疑惑,但并没有说出来。对他来说,只要执行好温若寒的命令、报答温若寒的知遇之恩就已经足够了。

      “宗主?”

      “嗯?”

        看温若寒这个样子就知道他一点没听到,只好又重复了一遍,温若寒抓住冷惜青的一只手,一边揉捏,一边听温逐流的汇报。等温逐流讲完,温若寒闭眼思考了一会儿,感觉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便说:“我知道了,安排的不错,若有其他问题你便去找旭儿商量吧。若无事就退下吧。”

      “是。”

        温逐流行礼后离开。温若寒转头看到冷惜青还在发呆,温若寒挑挑眉,勾唇笑了笑,放开冷惜青的手,将手伸到冷惜青的身后,猛的一巴掌拍在了冷惜青的臀部,冷惜青一阵机灵,看到温若寒满是恶趣味的笑容,有些哀怨的看着温若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低头在温若寒唇上落下一吻,说:“没想到若寒也会有这样幼稚的举动啊。”

        “哼,我为何不会有?”

         “当然可以,不过希望若寒以后只会对我有这样的举动呢。”

          冷惜青吻了吻温若寒的眼角,温若寒拉过冷惜青,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说:“只要你听话。”

           冷惜青伸出手抚在温若寒左侧脸颊上,又在温若寒的长发上细细吻了一会儿,说:“我只听若寒的。”

       温若寒满意的用手在冷惜青腰间上下抚摸。

      “宿主,有任务。”

      “说。”

      【任务:消灭王灵娇。】

        王灵娇啊。冷惜青回想起《魔道祖师》中王灵娇做的事,很是气闷,但还是笑着问温若寒:“若寒,可不可以带我观赏一下不夜天城呢?”

      “好。”

        冷惜青从温若寒腿上下来,并把温若寒拉起来,做出“请”的姿势,温若寒微微一笑,拉住冷惜青的手向外走。

       两个时辰后,冷惜青在温若寒的带领下终于把不夜天逛完了,冷惜青偷偷揉了揉肩,结果被温若寒看到了,温若寒伸手揽住冷惜青的肩,冷惜青感觉肩膀的酸痛有所减轻,是温若寒用灵力为他缓解了酸痛,冷惜青有些无奈的说:“唉,为什么不是腿疼而是肩痛啊,明明用的最多的是腿啊~”

        “灵力太低了,之后跟着我好好修炼。”

        “好,那就麻烦若寒了。”

        “不必。”

          冷惜青在脑海中问系统:“我都绕了一圈了,都没遇到王灵娇,怎么回事?”

         “温若寒没有带你去温晁的寝殿。”

         “对啊。”

         “温若寒似乎不想带你去温晁和温旭那里,刚才他刻意避开了他们的寝殿。”

          “……为什么?”

          “这你就要问他了。”

          “……系统,你太没用了。”

          “亲,我是系统,不是你的金手指哦,你加油,任务时间只有三天哦~~”

           “……KAO!!”

          

   




大家中秋节好~

俗话说得好,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又因为我不喜欢王灵娇,所以明天我要拿她祭月(军训受尽折磨,我要变态一下😈)


日记1

        我叫叶宁,今年大三,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女生。我的老爸叫叶闻,听老妈说,老爸的名字来历很大,但老爸不肯告诉我他名字的来历,然后我就不停地询问他,最后他不耐烦了才告诉我,他的名字不是人给取的,而是一个鬼给他取的。我一直以为他在故意吓我,但直到一天,我在奶奶遗物里找出一本日记……

       我的奶奶已经去世了,爸爸不许我去参加奶奶的葬礼,说这是奶奶提出的要求。我对我的奶奶一点也不熟悉,只知道她很不喜欢出门,老爸多次让奶奶搬来和我们一起住,但她一直不同意,也不许我去老房子看她,我一直以为她讨厌我,但老爸却说奶奶是为了保护我,直到我长到十八岁老爸才允许我打听奶奶的事,但所有人都不告诉我,只有老妈告诉我了一件事,就是奶奶葬礼那一天,明明晴朗的天气突然乌云密布,乌鸦聚集,周围发出了很奇怪很可怕的声音,像是有什么在哀嚎。

        老妈说的事让我对奶奶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当我拿到奶奶的日记后,我迫不及待的回到房间去看这本日记。日记的第一页画着一副铅笔画,画里的人除了坐在人群中间的奶奶外我都不认识,我敢肯定绝对不是亲戚朋友。日记的第二页便是奶奶写的日记了,上面写的日期是:2017年9月18日,应该是奶奶上高二时的时间,日记内容如下:

           [今天是我来到高二七班的第十八天,我仍然是第一个到教室的,我很紧张……我总是感觉有人在看着我,但教室里确实只有我一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奶奶遇到什么了吗?我着急地往下看。

          [今天下午的课又睡着了,喵了个咪的,政治老师当老师死之前是学催眠的吗!!!但幸好我的同桌叫醒了我,虽然我认为最后一排并不易被老师发现。我下课向同桌道谢,但她说她并没有叫我,她也睡着了……真奇怪,不是她会是谁呢?到了晚自习第二节,我有开始想睡觉,正好这时老师出去了,我终于可以好好地陪周公下棋了。但还没过多久,我就被人戳醒了,一抬头就看到老师在教室前门站着,很感谢戳醒我的人,但我更好奇的是谁这么大胆敢在老师眼皮子底下伸出手来戳我,我下课了问了所有有可能叫我的人,但她们都说她们没有叫我,老师也没有到后面来,这就奇了怪了,我后面没有学生了,谁叫的我啊?]

          没有同学去叫醒奶奶,那奶奶为什么会感觉有人叫她戳她呢?不是老师也不是同学,难道是鬼?我笑了笑,好歹我也是唯物主义者,怎么可以相信……等等,老爸说他的名字是鬼取的,我急忙翻到下一页:

          [2017年9月19日晴

           依旧是五点半,我起来了。但发现今天我不是起的最早的,平常最懒的那个已经不在床上了,应该是去洗漱了,我穿好衣服下床,其他人也起来了,我收拾好洗漱用具准备去洗漱室,这时听到舍长大叫一声跌坐在地上,手指着橱子,所有人都走过去看,结果看到里面有一个人,准确来说是死人,而这个死人就是那位一早就没有看到的舍友,我们都被吓到了,学校报了警,很快就来了许多警察,他们对我们进行询问,但由于我们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并没有得到有用信息,法医正在检查尸体,我大着胆子看了一眼,舍友的双眼大睁,眼角几近撕裂,像是被什么吓到了,她双手抱住双腿,蜷缩在正方形的小橱子里,浑身是血,但却没有滴落下来,像是已经凝固了。我忍不住了,跑到厕所吐了起来,感觉有双手给自己拍了拍背,转过身却一个人有没有,但我没在意,最近遇到的怪事太多了。我漱了漱口,回到宿舍,校长问我们是选择最近回家睡觉还是继续留在宿舍,其他人选择回家,而我选择了先搬去人数不满的宿舍,毕竟还要学习,虽然我一个经常上课睡觉的家伙好像没资格这么说。

       因为和新舍友不熟,所以没有过多交流,玩了会儿手机就到十点半了,我快速跑去了厕所,有一个女生还在等,我把每个隔间的门都拉了一遍,结果都有人,怎么今天这个点了人还这么多,我掏出手机开始玩,没一会儿,那个女生问我时间,我没抬头,直接把时间告诉了她。她又问我:‘你们宿舍死人了,你不害怕?’

         我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是个很普通的女生,只是皮肤白的有些过分,我答道:‘害怕没用啊。’

        她又说:‘你不想知道凶手是谁吗?’

        我摇摇头,她可能有些惊讶于我的态度,楞了一会儿说:‘为什么?’

        我说:‘不为什么。’

      ‘你怕鬼吗?’

      ‘怕啊 。’

      ‘你想见鬼吗?’ 

         这小孩脑子有病吗?

       ‘就算想见也看不到啊。’

       ‘……可以。’

       ‘哈? ’

         我抬起头就看到那个女生来到了我面前,后来的事就不记得了,等我醒来我已经在床上了,除了眼睛有些疼,没有任何其他问题。(唉,日记都是20日补的,太麻烦了!)     ]

         这一天的日记结束了,我敢肯定,那个女生绝不是普通人,甚至可能不是人,不管怎样,她一定对奶奶后来的生活造成了很大影响。


问题要从根源上解决9

       仆人拿来温若寒要的衣物,温若寒挥手示意仆人退下,将衣服递给冷惜青。冷惜青接过衣服,抖开一看,是温家家袍。冷惜青有些惊讶,问道:“若寒,为何要我穿温家家袍?”

       温若寒理所当然地说:“你是我的人,当然要穿温家家袍。”

       冷惜青有些无奈地说:“但我只是个男宠,这样做恐怕会被他人……”

       “我说让你穿你就穿,我看谁敢乱嚼舌根。在温家,我就是天。”

       温若寒打断冷惜青的话,从床边站起,一挥衣袖,微抬下颚,吐露出令人感觉十分自大却又无法反驳的话语。这样骄傲的温若寒让冷惜青看在眼里,心中涌现的只有感叹:这温若寒真可算是一位枭雄,不论是颜值还是武力都可以吊打一片,只可惜摊上两个倒霉儿子。

       “宿主啊,别发呆了。”

        听到系统的声音,冷惜青反应过来,低下头快速穿上了温家家袍。上官墨影生的十分俊秀,身形又纤长,加上上官家对他的训练,可谓是饱读诗书,因此显得书生气十足,穿上这霸气十足的温家家袍,怎么看怎么别扭,十分不符合他的气质,但在温若寒看来却十分合适,他上前为冷惜青整理了一下衣服说:“太瘦了,以后要多吃。”

         “好。”

         “走吧,先去用些膳食,之后再去主殿。”

          “z是,遵命。”

温若寒搂住冷惜青的肩膀,将她整个人塞进自己的怀里,吻了吻她的眼角便揽着她向外走去。

       已经得到温若寒命令的温旭和温晁在前往主殿的路上相遇。温晁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兄长不屑地“哼”了一声,但温旭毫不在意。对于自己这个脑满肠肥、胸无大志、修为低下且好色的弟弟他并无顾忌,在他看来,温晁不过是依仗着温若寒宠爱而放肆的废物,并不会威胁到他的地位。温旭径直向主殿走去,他更想知道温若寒叫他们来的目的,温晁也紧跟着过去,两人在主殿等了一会儿,见温若寒还不来,温晁开始向温旭搭话:“大哥,你说父亲叫我们来所为何事啊?”

        温旭斜了一眼温晁,转过身背对着温晁答道:“父亲的目的岂是我等可以随意猜测的,等父亲来了不就知道了。”

        温晁看着温旭这幅不愿搭理自己的样子,暗暗啐了一口。又过了半个时辰,在温旭和温晁等得不耐烦时温若寒和冷惜青来到了主殿。温旭和温晁向温若寒行礼,温若寒“嗯”了一声,算作回答。温旭和温晁抬起头,看到温若寒身边的冷惜青,不由得被惊艳到了,尤其是温晁,若不是温若寒在,恐怕他已经向冷惜青扑了过去。

       温若寒瞪了一眼温晁,温晁抖了抖,低下头不敢再看。温若寒坐到主位上,将冷惜青拉过去,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说:“他是我的人,让你们来就是为了让你们认识他,记住他,别碰他,尤其是……”

        温若寒停下话,微眯双眼看向温晁,温晁知道温若寒说的是自己,不敢说胡,只能将头低的更低。

       冷惜青从温若寒怀里抬起头,看向在下面站着的两人,温旭双手垂在身体两侧,虽低垂着双眼,但仍能让人感觉到他的傲气,而温晁则比温旭矮一些,双肩有些颤抖,虽得温若寒宠爱但也比温旭更惧怕温若寒。

        冷惜青从温若寒身上下来,走下台阶,微一行礼,说:“大公子,二公子,小人上官墨影,希望与两位公子好好相处。”

         温旭和温晁已经得知温若寒宴会附庸仙门时的事,温旭虽不屑于理会一个男宠,但碍于温若寒,只能行了一礼,温晁则见样学样。

        冷惜青回礼,转身走回温若寒身边,心道:温晁,温旭,就让老娘好好陪你们玩玩。

       温若寒站起,拉住冷惜青的手对

温晁温旭说:“你们回去吧,好好修炼,不可偷懒。”

       “是。”

       “嗯。” 

        温若寒拉着冷惜青离开,温晁“啧啧”两声说:“此人真乃绝色。”

       温旭对温晁说:“再怎么绝色也是父亲的人,不要做不该做的事。”

       “哼,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呵。”

        温旭不再打算理会温晁,转身离开,温晁虽然十分遗憾不能尝到上官墨影的味道,但也不敢做出过多行动,跟着温旭走出去,但脑中已经想着怎样跟美艳侍女翻云覆雨了。





下章要等到军训结束才能更新了😂下一章可爱的小天使温宁和团子温苑就要出来喽😁

     


占tag致歉

我还有十三天的军训😂,所以暂时不能更新了😭

但是,一旦军训完我会立马更文的😎

大家等我啊😘

之后大家就会看到更多冷惜青和温若寒的故事,而且忘羡等人也会出来的。😎

我会尽力给所有应该拥有幸福的人美好的结局的😁


问题要从根源上解决7

      夜。

    “恩……”

      温若寒从地上坐起,揉了揉太阳穴,待清醒一点,发现自己和冷惜青正浑身赤裸的躺在地火殿内,身上盖着冷惜青的外袍。想起白天的纵。欲。淫。乱。温若寒低低地叹了一口气,转过头去看旁边的冷惜青,人还睡着,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醒来。温若寒心道:也是,以他的灵力,察觉不到我很正常。只是,明明昨天才第一次见面,我怎会爱上他?真是太奇怪了。

       温若寒伸出手去触碰冷惜青的脸颊,却被冷惜青半路截住,拉到自己的唇前轻轻一吻。温若寒身体僵了一下,抽回自己的手。

       冷惜青毫不在意,直起身子,随手挑起温若寒散落在肩上的长发吻了吻,有些委屈地说:“好歹我是主动的一方,为什么若寒醒的比我还早,呜……”

        温若寒打下她的手,将脸转到另一边,说:“你的修为岂是能和我比的。”

        “也是,若寒如此厉害,他人自是无法比的。”

        温若寒低下头,过了一会儿说:“走吧,回我那里洗漱一下,之后跟我去主殿,我带你见见我的两个儿子。”

        “温旭公子和温晁公子?”

        “没错,先回去吧。”

         温若寒在外袍找出一张传送符,掐诀。冷惜青和温若寒便到了炎阳殿。温若寒看了看自己和冷惜青,身上全是纵。欲。留下的痕迹,果断的抱起冷惜青去沐浴。冷惜青被抱起时愣了一愣,然后心安理得的把头埋在温若寒怀里。

       “宿主啊……明明你是攻啊,你怎么让一个受抱你啊!还是公主抱!!!”

        听到系统的吐槽,冷惜青毫不要脸的说:“虽然现在的身体是男性,但我是女的啊,我当然可以让他抱。”

        “……”

        温若寒抱着冷惜青走到沐浴的地方停下,冷惜青从温若寒怀里抬起头,看了看四周,暗暗对系统吐槽道:“温氏真是有钱,连个浴室都修饰的如此豪华,还有,这个圆形的池塘大小的浴池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

       “呵呵,你一个普通人能想象贵族的生活吗?”

        “滚蛋!”

         冷惜青骂完系统,刚想下来,温若寒却抬步直接抱着冷惜青走进水里。温若寒放下冷惜青,冷惜青吻了吻温若寒的嘴角,靠在池壁上,拉过温若寒,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冷惜青明显的感觉到温若寒身体僵了一下,笑着在温若寒那布满自己吻。痕。咬。痕。的后颈落下一吻,说:“怎么?若寒,不习惯。”

     “哼。快点,不要耽误时间。”

     “呵呵,好~遵命~”

     “……”

        冷惜青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将水撩到温若寒的身上,并轻轻的在温若寒的后背落下一串吻,不知不觉间气氛变得有些旖旎,温若寒抓住冷惜青的手,转过头,把冷惜青的手拉到唇前吻了吻,说:“别闹。”

       温若寒说完便把头转了回去。冷惜青笑了笑,在温若寒带着威胁的言语中愣是感觉到无奈与克制。冷惜青停止撩拨温若寒,快速清理干净自己和温若寒。

       温若寒穿好衣服后,看着只穿着自己的亵衣的冷惜青,走上前,拉着冷惜青来到床前,拍拍她的肩膀让她坐下,拉开被褥把冷惜青裹在里面。冷惜青被他的行为搞得一头雾水,刚想问他要做什么,就听到温若寒让几个仆人进来,命她们去给冷惜青准备衣物。原来是温若寒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这样。冷惜青抬起头看着整理衣领的温若寒,温柔的笑着唤他:“若寒。”

       “怎么?”

       “我心悦你。”

         温若寒愣了愣,继续整理,理所当然的说:“我知道,应该的。”

     “哎呀呀,若寒真好。”

     “……好了,准备准备我带你去见旭儿和晁儿。”

       “好~”




下一章见温旭温晁。

      

        

      


问题要从根源上解决6

       不知道有什么敏感词……一直被屏蔽……心累……

   

“哗!”

一盆冷水兜头浇下,冷惜青摇头甩甩水,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绑在一把椅子上。使劲挣扎却挣不开。

“别白费力气了,这可是捆仙锁,你是挣不开的。”

冷惜青顺着那声音望去,发现一人拿着一个空木桶,想来就是泼自己水的人。冷惜青看着丢开桶向自己走来的人,越看越眼熟。

“哼!没想到你还能活过昨晚……不过没关系,进了这地火殿,你就别想活着出去!”

冷惜青这回想起来了,这是昨天领自己去炎阳殿的门生。看着这个门生得意的样子,冷惜青倒没多在意,她现在关注的是自己上了温若寒后被带进了地火殿……完了,冷惜青心道。

“系统,系统,快出来,我要死了……呜呜……”

“……呵呵。”

“你笑什么!我死了你就这么高兴!?”

“你都被绑到这里四个小时了,温若寒不管是想折磨你还是想杀你都没必要等到现在。”

“那他把我绑在这里干什么?还是绑在老虎凳上!!!!”

“……”

“说话!”

“温若寒来了……对了,忠犬针已经起作用了,最起码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因为药的作用,他现在已经爱上你了。虽然不知道他把你绑到这里的原因是什么,不过记住,你昨晚向他表白了,注意发挥演技哦亲^3^”

看着冷惜青扭曲的面孔,门生向后退了退。

“靠!”

冷惜青刚刚发表了自己对于系统的话的感受,就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冷惜青还没有调整过来自己的表情,忙低下头。结果那门生见温若寒走过来,眼睛直盯冷惜青,两步向前拽起冷惜青的头发使她抬起头。

这回不用调整了。冷惜青心道。

温若寒看到冷惜青痛到扭曲的面孔(其实是被系统气的),心中一紧,低呼:“放手。”

门生愣了一下,这可和他想的不一样。温若寒眯着眼看向不听自己命令的人,门生浑身一抖,松开了手。冷惜青忙换表情,看向温若寒:“不知温宗主将小人绑到这里是想做什么?”

“呵。”

“宗主,这个人该怎么收拾?”

温若寒走向冷惜青,抬起她的下巴,说道:“你昨晚不是挺能说的吗?不是连‘温宗主’三字都变成了本座的名字了吗?恩?”

“哇!系统,我要兑换!”

【请问宿主需兑换什么商品】

“我要可以听到温若寒心中所想的能力。”

【需经验值:1000】

“这么贵……不管了,抓紧!!”

【已兑换,使用有有效时间为五个小时。】

冷惜青直视温若寒,听到:怎么从若寒变为温宗主了,他昨晚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听到这些,冷惜青暗暗松了一口气,温柔笑道:“若寒若不介意我这样唤你的话,我倒是很希望一直唤你若寒呢。”

冷惜青松开手,转过身不看冷惜青,冷惜青问道:“不知若寒将我绑到此处是为了什么?”

“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冷惜青有些疑惑,想要张口再次发问时就看见温若寒袖间飞出一条捆仙锁将那个门生捆了起来。门生十分害怕,面色发白,求饶道:“宗主,宗主饶命,宗主饶命啊……”

“好好看着。”

冷惜青知道这话是对她说的,看到捆仙锁将那门生困在离自己不远的一个高台上,温若寒按下柱子的机关,除了温若寒和冷惜青所在的一方,其他三方飞出了满是尖刃的木板,血(瞬间流出,飞出的血(溅在了冷惜青的脸上,被三个木板夹击的门生已经断(了呼吸,眼睛睁大,满脸的惊惧。温若寒转身擦去冷惜青脸上的(血,身上狠厉的气息吓得冷惜青不知觉的抖了一下,然后冷惜青就听到温若寒的心声:他怕了?不行,不能让他怕我……不对,必须让他怕我,这样他才不会背叛我……

温若寒的手抚上冷惜青的脸,阴笑着说:“怎么?害怕了?”

冷惜青深呼一口气,装作勉强的笑道:“有点。”

温若寒心中一紧,他希望冷惜青怕他,也不希望,因为怕……(温若寒怕什么,可以猜猜。)

听到温若寒心声的冷惜青马上说道:“但没关系,因为,我爱若寒啊……不过,若寒可否解开捆仙锁,我身子有些僵了。”

话毕,捆仙锁就被解了下来。冷惜青揉揉手臂,听到系统说:“你们昨晚睡着后我又喂了温若寒一些药水,温若寒的灵力现在快要消失了,你自己把握。”

“怎么不早说。”

温若寒看到苦着一张脸的冷惜青,以为她被绑的疼了,刚上前一步,就被冷惜青推倒在地上含(住了(唇,温若寒皱了皱眉,想推开冷惜青,发现自己刚恢复不久的灵力又无法使用了。知道是冷惜青搞的鬼,想训斥两句,顺便问出她是怎样做到的。但能听到他心声的冷惜青先他一步说道:“我有一瓶药水可以使人灵力暂时消失,不过我只有一瓶,已经快用完了,制作人保密。好了若寒,不要想太多了,地火殿也是个好地方,不如我们在这里留下些美好回忆吧。”

“呜……”

冷惜青堵住温若寒的嘴,在冷惜青脑海中的系统说道:“又让我看现(场版!!!”

 

 

 

 

 

 

问题要从根源上解决5

一直被屏蔽😂😂😂😂😂

文发在评论了。


问题要从根源上解决4

       冷惜青跟在门生后面,暗暗的在脑海里骂了声温若寒,她最讨厌别人拽她的头发了。

       “系统,出来!”

         系统懒洋洋的答道:“又怎么啦?”

         “那药怎么没起作用,不是说喝了那个药水就会让温若寒的灵力暂时消失吗?为什么没用!”

       “恩……我没告诉你吗?那药水需要六个小时才能起作用的。”

       “靠!等药起作用的时候我都被温若寒玩死了。”

        “这倒不会,如果你有生命危险我会马上带你回去。不过,不知道宴会什么时候结束……”

        “就是啊!如果早结束,我怎么能攻得了温若寒啊!!!”

         “没关系,他攻你并不会影响到任务……”

         “滚!”

         “好。”

          “……”

          冷惜青咬咬牙,刚想骂系统,就听到门生说“到了。”

          冷惜青抬起头,看到了“炎阳殿”三字,暗暗叹道:果然大气。

         门生看冷惜青呆愣着,有些不耐烦的说:“你自己进去吧,不要乱动。”

         冷惜青对他行了一礼,抬头时正好看到门生轻蔑的眼神,她瘪瘪嘴,忍住怒火。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人用这种眼神看。门生哼了一声,便离开,刚走了两步就被绊倒摔在了地上。冷惜青收回脚向殿门走去。门生站起来想抓住冷惜青,给她点教训。但冷惜青已经进入殿内,他不敢进去,皱着眉啐了一口,又想到什么似的笑了,自语道:“哼,就看看你能不能活过今晚了。”

        冷惜青关上殿门,四处看了看殿内摆设,和小说中以及动漫中的其他家族的风格十分不同。不似蓝家的雅致,不似江家的随和朴素,不似金家的豪华。虽然也十分奢华,但并不像金家那样为了豪华而豪华,温若寒的寝殿给冷惜青带来一种说不清的威严肃穆。冷惜青坐在一棋盘之前,看来温若寒对下棋挺有兴趣的。冷惜青用手臂支住头,闭上眼睛,喊出系统,问道:“系统啊,那个药水可以让温若寒的灵力消失多久?”

      “五个小时。怎么,还不放弃攻他?”  

        冷惜青哼了哼,没说话,有要求道:“系统同学,等温若寒过来时提醒我一下,我先眯一会儿,谢啦。”

        “好吧。”

        冷惜青满意的点点头,开始养神。

      “醒醒,温若寒还有一分钟便会到达。”

        冷惜青站起来活动活动了身体,揉揉脸,问道:“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了?”

         “……你真幸运,还差十分钟药水就起作用了。”

           “哈哈,看来命中注定是我 上他啦。”   

          “上谁?”

           “温若寒啊。”等等,这好像不是系统的声音。

          这时,门打开了,温若寒似笑非笑的看着冷惜青,系统在冷惜青脑海里道:“你个笨蛋,怎么把话说出来啦!”

         “完了”两个字在冷惜青的脑子里开始刷屏。温若寒走进殿里,辞退跟过来的下人,下人向他行礼后便关门离开,没一个人敢抬头。

         温若寒走到冷惜青身边,弯腰低头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上官墨影,问道:“上我?”

       冷惜青面无表情的行了一礼说:“宗主,您听错了。”看似镇定,心里慌得要死。

       “是吗?”

       “是。”

       “那谁上谁?”

         冷惜青刚想张嘴说“你上我”时,系统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时间到了。”

          冷惜青抬起头,一改平淡的表情,笑着说:“当然是我上温宗主了。”

        温若寒大笑两声,说道:“不自量力。”

       抬手想凝聚灵力时发现灵力无法使用,有些恼怒,看了看手后瞪向冷惜青,但莫名的从心里升起对冷惜青的恐惧感。冷惜青轻笑着将温若寒一把推到棋盘上,抓住温若寒的双手放在他头的上方,用左腿使劲碾压着温若寒的双腿,温若寒皱眉,问:“你用的什么妖法。”

     温若寒边问边开始挣扎,冷惜青解下头上的发带,将温若寒的双手紧紧缠住,笑着回答道:“我可没用什么妖法,只不过用了点能让温宗主舒服的药而已~”

       “什么时候……难道是那时……”

       温若寒想起自己将他抓到自己面前的事,认为是那个时候被下的药,十分气恼,不过更是好奇这人是怎么在自己眼皮底下做到的。到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比起这件事,温若寒更想把冷惜青拖去地火殿好好折磨,然后再杀了他。

       冷惜青看出温若寒在想什么,不在意的说:“温宗主,现在这么好的时间怎么能用去想别的事……”

        温若寒灵力无法使用,虽然上官墨影灵力弱小,但比现在根本无法使用灵力的温若寒还是强了百倍,而且冷惜青发现,上官墨影的力气很大,这也使得温若寒根本无法挣开。

       “来……呜”

        冷惜青听到温若寒打算喊人,眼疾手快的点了他的哑穴,得意的笑了笑,心道:自己四年的中医没白学。

       脱下温若寒的外袍,将手伸进温若寒的衣服里,边摸边说:“良辰美景不可辜负啊。温宗主,让我尝尝你的滋味吧。”说完舔了舔舌头,俯身下去。



明天开车,不过是小破车,第一次开车,不熟练。😂